伊宁日报社主办
您的位置:首页>>民俗>>正文

爱他你就抱抱他

2019-05-30 01:36:33 字号:

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

每年,都会分一群新兵来。我们会热烈地欢迎他们:握手言欢,满脸堆笑;长话变短说,君子之交淡如水嘛。

每年,也都会走掉一群老兵。我们又要激烈地欢送他们:彼此拥抱,群情昂扬,怆然而涕下;浮现出壮怀激烈而嚎情满面的场面!

握手和拥抱,是两种动作,却因几年的光阴,而情非昔比了。没有相处的底蕴,何来深情和厚谊?所以,在这里,已至于拥抱,才最是我们爱的表达!

我喜欢抱我的孩子,但并不是怕邻人的恶言:“连孩子都不抱,枉为父母呀!”,而是因为,我确实是爱我的孩子。他带给我美仑美央的天伦之乐,我也想以我的拥抱,去还赐他一个无以言喻的幸福的童年和少年。

三叔憨憨的,三十好久了,掏不到老婆,就自认了。他便将他的憨人之爱,倾泻到我的童年之中,以至于到了现今,在我美好的童年的回忆中,总有一个可以让我撒泼的人,经常抱着我,到处闲荡,悠哉乐哉地,逍遥自在哟。最美的是那一次次骑在三叔脖子上的得意洋洋的感觉了。

我的孩子在上幼儿园的时节,最乐意的是:骑在我的脖子上去上学。在路上,比着他的同学们都是在走,至多是牵手,我俩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只有他一个能“骑大马”,那个乐哟,那个自豪哟,那个指高气扬哟,绝不是一个“美”字就能抵得的!因为这种味道,哈哈,我早已领略了。

我的孩子现已快满10岁了。对于“骑大马”,他已是羞于做了。但每天放学回到家时,他总要索个吻,或是要我抱抱他后,才告诉我他在学校里的酸甜苦辣。我也总毫不吝啬地给予他些吻或抱,其乐融融而为之呗。可有时,我又难免于心情的不爽,非但不予,还吼他滚一边去,而他呢,却总会是笑呵呵地回说到:“你咋又不高兴了呢?”看着他那童稚的模样,我又何必不爽呢?于是乎,换种心情,马上就与他谈笑风生起来了。

邻居家的孩子略大,洗澡已开始关门了,要父母递澡巾也只会让从门缝里塞进去了。岁月是把杀猪刀,估计我的孩子也快会了。亲情常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远和变淡,可我也觉得,我会因为我现在的平等的给予而对他是问心无愧。我也明白,等孩子长大后,他会不再需要我的吻和抱了,因为,到那时,他要要另一个爱他的人的了,而到那时,我也就该躲在远远的地方,偷偷地乐去了。

忽然间,又想起了我的三叔来。久违了,我的三叔!我还真是记得:20多年了,我和你连手都没牵过了,可我也真是想不起你最后一次抱我的情形来。我也记得妈妈曾对我说过:姑表弟尿在灶房里,三叔骂那小子不讲卫生;而我尿到三叔的肚皮上了,他也只是乐呵呵地说:“童子尿,还真没有味呀!”惹得我姑妈说他是个“偏心眼”。

我就顺势回想起我和父母的情况了。小时候,妈妈常教我唱这个民谣:“黄瓜绿,绿了黄,娶了媳妇忘爹娘。”确实的,长大后,结了婚,我就长期在外谋生,真等于是忘了他们了。每次回到“爹娘的家”,都是短短的,也就那么几日。虽说彼此间话是谈过了不少,但若数起牵手和拥抱来,还真是个0呢。

这让我也回想起:第一次到乌鲁木齐火车站出口时,我看到两个高大的白种老男人在那里又吻又抱的,兴奋不已呢。而此时,扩音喇叭里也正在卖力地唱着:“抱一抱呀,抱一抱呀,抱得月亮笑弯了腰!”我便笑着说:“哈哈,他们就是彼此的月亮嘛!”

月儿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?看来,我还是有好几个月亮呢。可是我却不知道,他们是否也会想:我也能抱得他们笑弯了腰吗?

五年级:郑豪


相关阅读:
九州體育 http://www.ts1314.net